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竹之室

蓝天白云之惬意 青松翠竹之常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花生姐妹(散文.诗)  

2015-08-25 00:47:5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花生姐妹

/竹风松语

 

 花生是农家的女孩,默默的、质朴的,勤劳而内敛的,蓄着长辫。花生在田野间来来往往,穿着粉红的外衣。只是见人腼腆,但却给农家带来诸多喜庆。人们看到这种喜庆的颜色,即使痛苦的心情也由阴转晴,生活因此而有了诸多奔头,感到了日子的吉祥。

 花生姐妹总是结伴在一桩桩喜庆里。花生姐妹在一起热闹了,总有说不完的话,它们在一起叽叽喳喳,围着主人转。它们从袋子里哗啦啦地涌出来,跑到菜盆里欢笑,后在锅里闻香起舞,激情地配合着院子外的鞭炮。而主人总是殷勤地给这位姐姐加加油,给那位妹妹鼓鼓掌,这些姐妹们就蹦蹦跳跳地成熟,长成了大姑娘。

 我记得孩童时候,常常只能随父母步行二十余里地才能有幸目睹花生姐妹们的芳容。它们能知晓我的痴情吗?它们也在盼望我的到来吗?只是,花生姐妹就是花生姐妹,它们不可能了解一个贪恋的小男孩的心思。那时,花生作为农副产品,受耕地条件限制,山区农田自然是无法种植的,而外婆家所处的都是大片的沙壤地,普遍种植。

 我所贪恋的是花生去壳后,那红红的外衣,仿佛就是红红的喜气。外婆小心翼翼地从晌杆上取下一布袋花生,宝贝似的打开,捧了一捧塞进我的荷包。或许仅仅是因为我是她的外孙吧,因为其他的小伙伴是享受不到的。外婆就叮嘱我在无人处坐下来,她用她那那慈爱的手掌摩挲着,帮助我请出了花生姐妹。两粒、三粒,甚至四五粒,那些姐妹们穿着红衣并列在一起,俊俏地依偎在一起。有时候,我悄悄去其外衣,看见质白;但大多数时候,我就生津地看着它们的外衣。外婆也不言语,她慈祥地看着我,也看着这些红外衣的花生姐妹,或许我和它们在一起,才是它最可亲的人。

 那时候,大人们教我一首民谣:花生荚,披硬壳,里面躺着个红娃娃;红娃娃,去衣裳,里面出来个白姑娘。白姑娘真的出来了,外婆是怎么调制烹煮的,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它们在杯盘间立步、稍息,奏响了宴庆的旋律。花生姐妹们的质感便恰逢其时的展现出来,仿佛花生的香气并不只是它们玲珑饱满的身体,更是它们相互雀跃的精神。此刻,它们争先恐后的喊叫:挑中我吧!挑中我吧!

 更惊艳的还在后面。花生姐妹在热闹的喊叫中不小心跌落,或在杯盘的后面,或在桌沿的前边。这些个体,真的活脱脱地开始走秀。看到这些模特,孩子们就从人缝里钻过来,争抢着这些跌落的花生,偶尔碰倒杯盘而被大人责骂也是毫不在乎的。至于那些花生衣,主妇们用之配上红枣、红糖所熬煮的花生衣汤,被吸汁后岂止是秀色可餐来形容的!只是,花生姐妹不管这些,它们此时已经摆脱了害羞和腼腆,变得洒脱、大方、笑容可掬而感到可亲、可爱,使农家宴请充满了吉祥。

 花生确实吉祥可爱。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一副温馨的表情,天生就是一位和谐主义者。乡村的家庭,喜欢把花生荚水煮,或者干炒。干炒的时候总是拌一些细沙,这样炒出来的花生色香味俱佳。一些男女老少,抓一把花生放进荷包里,走路或者劳作的间隙拿出来品尝,看见熟识的人,总是一把花生在先。这股热情,是不是花生姐妹们带来的人际纯正?是吧,人只要有花生,生活就像花生一样醇香。生存如藤,生长如芜,生命如花,姐妹何求?是以,在诸多民间里,花生还是幸福长寿的象征。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花生悦脾和胃润肺化痰,滋养补气,清咽止痒”。《药性考》载:“食用花生养胃醒脾,滑肠调躁”。一个人的生命史,有花乃生,有花乃容,有花乃果,善始善终,还有什么如此更吉祥安康的呢?花生姐妹因此而有了幸福来源的福祉之誉,无怪乎是人间长寿果呢(可不是现在人们说的常看美女可以长寿的意思)。

 顾名思义,花生必是有花而生,事实花生在于花落而生。花生开花了,人们忙不迭地施肥、松土、浇水。尽管这样,花儿仍是等不及,它们就像是小家碧玉拿出自己的绣花针,三五成群地结伴,把花针绣进土里面。如此,你还怎能会对于花生之花跌入认识的误区?在传统观念里,人们形容一个人的品性总爱用“花”字,由此,花容月貌与花花公子走上了认识的两极,于此你很花么,是指心思很花,而花生年华在青春的色度里,我们说你很花么,是否是指花生掐指了烟云?

 花生姐妹最务实。当那些花针伸向土地,总让人想到一股脑儿的意思。这时候它们无暇于自己的美丽,就像一位怀胎的少妇一样,将心思转移到了胎儿身上,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孩子,以至于落花便是新生。

 花生刚从土里拽挖起来的时候,它们的根果相连,是不是像新生儿连着母亲的脐带?那么花生的出脱必定能让人想起了一阵呱呱声,它们早已经游离了出土的闷响。令人称道的是,刚出生的花生躺在它们自己的襁褓里,不!那是母亲为它们编织的襁褓里——熟睡。是不是超脱了我们人类的婴儿?不但万众连母系,还能离开母系安然汇报母亲的繁育之恩。只要在以后的生涯中,给予风干、晾晒,这些姐妹们就必定紧紧相偎,在生命的禅意里守得静华!直到重归于泥土那一天,才再一次的滋荣自己,重拾生命繁育的传奇。于此对照传承,它们的生命舞台,永远大于自己!

 是的,花生归于泥土,人们就期待着花生姐妹露出羊角辫,期待它们在春风中捧出两掌,欢迎未来的声息。果不其然,无数的泥土,隐隐传来了琵琶声。然后姐妹们拱出土来,它们聚集,就像它们聚集于学堂。当这些小油拳头们你推我搡,哈,这学校是不事非常热闹。这时候,春姑娘飞过来这边一阵欢笑,姑娘飞过去,那边一片舞蹈,是不是需得鼓鼓掌?热闹罢了,是不是得进行汉子拼音和数字的练习呀。嘘——是的!老师来了,作业做完了,还得书声朗朗。

 姑娘们长成花了,就有嗡嗡的蜜蜂前来言情,姐妹们结成闺蜜,在每个夜里说着悄悄话。果然,过不了几天,做新娘的做新娘,当伴娘的当伴娘,再一些时候,所有的姐妹们都当起新娘了。这些刚过门的新娘,总不忘在一起热闹热闹,讨论着针线活。它们总是清晨昂首出门,露出晶莹情态,傍晚归来,卸下雍妆,低头思悟着大地。

 花生姐妹热爱着大地,是因为它们觉得自己是大地供养出来的;花生姐妹青睐着乡村,因为它们觉得自己属于乡村。

 水流的时候,它们浣洗衣裳。它们肩并肩排成排,浣洗也浣洗着自己,就像它们渴望的爱情并在爱情中得到滋润,从而获取丰厚而殷实的生活来应对生命的繁芜。虽然一不小心,众姐妹发现一件衣服漂走了。

 只是,当我进入学堂后,一些姐妹们把自己漂走了。它们先是离开乡村,来到集镇。来到集镇的姐妹们,总把自己打扮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。它们就开始学着推销自己,进入了小餐馆,企事业单位以及私人家庭。这时候的姐妹们是待价而沽的,它们只需要一些收入能进入自己的农家家庭,供养自己的妹妹们上学(弟弟是不需要花生姐妹操心的,它们都知道弟弟在家庭的地位永远高一筹)。再后来,我进入了大学,来到城市,这些花生姐妹们也到了城市。城市是多么繁华啊,它们惊喜地看到了高楼大厦、亭台楼馆,它们还看到了车站、码头、立交桥、公交和地铁;它们有了众多的机会接触官员、老板、司机、蓝领白领,也接触了失业者、进城务工者、流浪者。它们在贫穷与富贵之间,在荒淫奢华与困顿潦倒之间,仿佛一下子就认识了自己与他们之间的距离。那么花生姐妹们的人生跌宕,是否经历了茫然无从?是否经历了厄运?无从知晓。但是花生姐妹们正是在这种潮流中,感悟了乡村与城市的差别。那么,它们一直以来所持有的秉性呢?这些无法细细回答,也回答不了。不管怎样,经历了城市洗礼的花生姐妹,确实有意向不到的变化。一些偶尔回乡的花生无一不包装精美,浑身都散发出五香;当然也有一些姐妹,通过各种途径,在城市里安家了。只是,在城市安家后的花生姐妹,还会想念故乡的泥土吗?还会想起岁月的纯真繁华吗?更重要的是,这些姐妹的下一代还能叫花生吗?还能手牵着手沐浴最自然最纯真的风光吗?想到此,不由又一次担心花生姐妹在这个时代所面对的未来。

 但愿时代是前进的吧,但愿花生姐妹会越来越好吧!

 是的,我坚信——

 花生姐妹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草稿于2015825日凌晨零点37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